您的位置 首页 写景散文

是我想太多,[新传说] 吃回扣

是我想太多,[新传说] 吃回扣  李二是个拉胶皮车的,给天津老城厢侯家后的王家三少爷拉包月。    这天晚上,三少爷和张少爷上法租界百乐门舞厅玩儿。在舞厅门口,…

是我想太多,[新传说] 吃回扣

  李二是个拉胶皮车的,给天津老城厢侯家后的王家三少爷拉包月。
  
  这天晚上,三少爷和张少爷上法租界百乐门舞厅玩儿。在舞厅门口,张少爷的车夫刘财忽然问李二:“你领几个牌儿了?”
  
  李二疑惑道:“领嘛牌儿啊?”刘财惊讶地说:“合着你还不知道啊?只要拉客人到百乐门,舞厅都给发个牌儿,这叫回扣。”
  
  李二“哦”了一声:“这牌儿有嘛用啊?”刘财用嘴冲不远的一家粮店努了努:“牌儿就是钱啊。只要凑够二十个,就能上那儿换一袋洋白面。”
  
  李二一听,忙领了牌儿回来后问刘财:“多久才能凑够二十个啊?”刘财却说:“你愁嘛,凑够十个记得招呼我!”
  
  两个月后,李二总算凑够了十个牌儿,刘财带着他去换洋白面。剩下的十个牌儿刘财出,两人合换了一袋洋白面,各分半袋。
  
  李二抽空回了家,家里人一年四季顿顿吃棒子面,见了半袋白面,都稀罕得不得了。老娘却一脸狐疑,问李二哪儿来的,他得意地说是挣来的。老娘叮嘱说:“咱家三代都是本分人家,你可甭为了这么点吃食,干昧良心的事儿啊!”李二点头应了。
  
  几天后,李二和刘财又在百乐门照面儿了。刘财问:“白面好吃吧?”李二点了点头。刘财接着说:“过几天,带你去个比这还要好的地界儿。”李二问哪儿啊,刘财却“嘿嘿”一笑,不言声儿。
  
  八月十五这天,老爷准了李二半天假。李二到家后,几个孩子围着他问:“爹,过年时,你还能挣来白面包饺子吃吗?”看着孩子们热切的眼神,李二回答说:“没问题!”回到王家后,他就后悔了,最近老爷对三少爷看得忒严,去不了百乐门,自个儿拿嘛去换洋白面啊?
  
  一天晚上,老爷出去应酬,三少爷逮住机会,偷偷和张少爷上百乐门跳舞。
  
  谁知不到一个小时,两个少爷就醉醺醺地出了舞厅门,李二和刘财赶紧上前搀扶。张少爷上车后,刘财问:“少爷,咱是回家呢还是……”张少爷晃着胳膊:“今儿高兴,你拉我……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!”
  
  刘财立马回了句“得嘞”,冲李二挤挤眼。李二一下明白了,忙跟着刘财跑,两辆胶皮直奔英租界。刘财在谢家胡同一个挂着大红灯笼的阔门楼前停了下来,扶张少爷下车。张少爷偏着头瞅了一眼门楼,“扑哧”乐了:“刘财,你个猴崽子,倒挺会来事儿。三少爷,既来之则安之,走,进去乐呵乐呵!”
  
  打门楼里出来俩人,扶着两位少爷进去了。李二问刘财:“这是嘛地界儿啊?”刘财笑了笑说:“反正咱进不起。”说着他进了门楼。
  
  不一会儿,刘财出来了,给了李二半圆钱。他掐住大洋吹了一下,听完响儿后,说:“怎么样,我没骗你吧?一次半圆,十次就是五块,够买两袋半白面啦!”
  
  李二听后,心里甭提有多美了,过年的饺子有着落啦。
  
  老爷知道三少爷溜出去玩的事后,把他关了起来。七天后的下晌,三少爷把李二叫到走廊尽头,压低声音说:“晚上八点,在后院门口等我。”
  
  吃过晚饭,李二悄没声儿地来到后院门口,八点一到,少爷闪身溜出来上了车。李二问去哪儿,少爷回答说:“老地方。”李二听后心中一喜,立马屁颠屁颠跑了起来。
  
  后来李二又带少爷去了几回。到年跟前时,他拿了五块钱回扣,用这钱买了袋洋白面,割了二斤肥肉,還给全家人添了一身新衣,一家人欢天喜地过了个肥年。
  
  大年初二,李二回到王家后,才知道三少爷病了,请了好几个卫里的名医,却一直不见好,后来病情加重,老爷赶紧把他送进了洋医院。
  
  当天晚上,老爷把李二叫进正屋,铁青着脸问:“你给我老实说,前些日子,三少爷究竟去了哪里?”
  
  李二嗫嚅着说:“百乐门舞厅。”老爷突然动了怒:“放屁!到底去了哪里?”李二“扑通”跪在地上:“老爷,我也不知道那是嘛地方,在谢家胡同,是和张少爷去的。后来,少爷自个儿又去了几回。”
  
  老爷听后,气不打一处来:“家门不幸啊,我怎么养了这么个孽障!”
  
  转天一大早,李二正在扫后院,管家把他叫进账房,拿出包月钱:“三少爷一时半会儿出不了院,老爷叫你回家去。”李二问:“三少爷得嘛病了?”管家却没言声儿。
  
  李二只好回到原来的车厂,和从前一样满大街跑。
  
  元宵节这天早上,老娘对李二说:“你买盒吃食,逮空儿去看看三少爷,要是他出院了,兴许还叫你回去拉包月呢。管吃管住还有工钱,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由啊!”
  
  这天,李二提前歇了工,买了祥德斋的大八件,来到王家。不巧的是,老爷却不在家。管家瞅了一眼点心:“难得你还有这份孝心。实话告你吧,三少爷怕是不行了!”
  
  李二一下子惊呆了:“三少爷他……”管家长叹了口气:“我告诉你,你可别乱嚼舌头根啊。少爷得的是脏病,够呛了。”
  
  李二不明白,三少爷怎么会突然得那种病呢?回家后,他把这事讲给老娘听。她怔了好一阵子,忽然问:“你是不是为了几口洋白面,拉三少爷去过暗门子?你的良心呢,叫狗给吃了啊?”说完,她脱下鞋就没头没脑地拍过来。
  
  李二没挪窝儿,任老娘打。他心里全明白了,难怪谢家胡同给的回扣那么高,合着是个暗门子啊!这天晚上,李二来到谢家胡同口等刘财,想劝张少爷甭再进这种脏地方了。谁知,他却见刘财在阔门楼里进进出出地忙乎着。
  
  李二很纳闷,过去问刘财是怎么回事,刘财却说:“哥儿们,今后多拉阔主儿来这儿,来一个,给你一块!”李二愣了一下:“你在这儿……”刘财咧着大嘴笑道:“这儿是张少爷的买卖啊。怎么样,之前给你的回扣还满意吧?”
  
  在回来的路上,李二琢磨了大半天,才明白是怎么档子事。
  
  半月后,李二听到信儿,三少爷死了。他心里十分愧疚,要是他不贪图那回扣,三少爷就不会得脏病,是自个儿害死了他啊!李二买了几刀烧纸,一边在三少爷灵前焚烧,一边心中暗暗发誓。
  
  一天晚上,李二很晚才回家,笑眯眯地说:“娘,今儿有个阔主儿看中了我,让我跟他去上海拉三年的包月,还预支了月钱,明天就走。”说完,他放了些大洋在桌上。老娘听后,又喜又忧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李二给老娘磕了仨响头,流着泪说:“娘,您老多保重身体。等我到了那边,会按时把月钱寄过来。孩子们要是想吃顿饺子,您别舍不得买白面。”说完,他起身抹泪走了。
  
  走出家门,李二却没去码头,而是来到侯家后,拿出个小布包,请管家转给老爷,然后便转身走了。老爷把布包打开一看,里面是一封信和五块大洋。信是李二请人代写的,他把在谢家胡同吃回扣的事全讲了出来。最后,李二说,他已经给三少爷报了仇,天津不能待了,只好和一家洋行摁了手印,到美国去修铁路。这五块钱是预支的,干干净净,恳请老爷收下。
  
  老爷惊呆了,合着昨天半夜谢家胡同那场大火是李二点的啊!他急忙打发管家去码头,说嘛也要把李二拦下来。可管家赶到时,开往美国的货轮已经驶离了码头……
  
  老爷慨然长叹:“这个李二啊,怎么就这么傻呢?到美国修铁路,有几个能活着回来啊!”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「深中读书笔记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thebeet.cn/52183.html
深中笔记

作者: 深中笔记

  • 评论列表:
  •  访客
      09-11 19:18  回复
  • 汽车安全性能排行榜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