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即兴演讲

情感故事短篇,我只是认真做好每一件事

情感故事短篇,我只是认真做好每一件事  她叫张俐娜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教授。她1940年生于福建光泽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父亲是清华大学的…

情感故事短篇,我只是认真做好每一件事

  她叫张俐娜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武汉大学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教授。她1940年生于福建光泽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。父亲是清华大学的毕业生。受家庭环境熏陶,从五六岁时,她就开始接受良好的启蒙教育,表现出对科学的浓厚兴趣。
  
  年少时,张俐娜的志向是当一名小学老师。初中毕业时,她原本打算报考师范学校。这时,她的班主任却希望她报考高中,将来成为一名科学家。于是,她听从了班主任的建议,改变报考志愿报考高中。高中毕业后,她考入武汉大学化学系。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北京铁道科学院工作,10年后,她回到母校武汉大学任教。
  
  在大学任教期间,张俐娜主要研究天然高分子与高分子物理、天然高分子改性材料、天然多糖溶液性质及生物活性。1984年,她荣获日本政府学术振兴协会奖学金,赴大阪大学做访问学者。在日本访学的那段经历,不仅让她开阔了眼界,而且更加明确了她的科研主攻方向——生物质研究。在该领域,纤维素的溶解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,传统方法主要采用高温加热,成本高、能耗大、污染重。
  
  做实验是一名化学家工作的常态,其中付出的艰辛不是外人能够体会的,尤其是20世纪80年代实验条件很差。为了做纤维素的溶解实验,从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,张俐娜辗转多地进行纤维素可降解膜的工业化实验。最早来到洛阳,当时,实验仪器设备简陋不说,条件特别艰苦,甚至连坐的凳子也没有,晚上经常停电,她点着蜡烛继续实验。
  
  2006年暑假,张俐娜来到江苏做低温溶解实验,为了满足温度要求,实验常在深夜进行,她始终坚守现场,和学生一起做实验,常常通宵达旦,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。那时,她已66岁。
  
  就这样,经过多年潜心研究,用心实验、迎难而上,最终,她发现了一种新的水体系低温溶解法——用尿素、氢氧化钠和水做溶剂,预冷至零下12℃,将极难溶解的纤维素丢进去,一两分钟便化为黏液。
  
  这种溶剂只需在零下12摄氏度,就能让蔗渣、虾壳、蟹壳等农业废弃物迅速溶解。这些废弃物经这种方式处理后,直接拉成化纤丝纺成服装,还能制成包装袋、发光膜等各种生活用品。而且,这些物品再次废弃后,只需埋入土中2个月,便能被大自然分解得无影无踪。
  
  这项世界首创的技术,简单迅速地变废为宝,不仅敲开了纤维素科学基础研究通往纤维素材料工业的大门,同时解决了我国同类产品高温加热溶解剂引进成本过高的难题。
  
  因为独创的“水体系低温溶解法”,张俐娜由此获得美国化学顶级大奖——安塞姆·佩恩奖。该奖是面向全世界所有致力纤维素领域研究的科学家的国际性奖励,每年仅授予一人。她由此成为1962年设立该奖项半个世纪以来,第一个捧得该奖的中国人。
  
  面对荣誉,张俐娜淡然地说:“我没有想过要当大教授、大科学家,我只是认真做好每一件事。天上不会掉馅饼,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有所成。”
  
  正是“认真做好每一件事”,张俐娜才从一个化学系的毕业生成长为美国化学顶级大奖的获得者。如果说生命中的辉煌如绚烂的樱花,那么迎来这璀璨的辉煌时刻必须经历漫长寒冬的蛰伏和孕育。这一点,是每一个初入职场的大学毕业生都应该知道的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「深中读书笔记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thebeet.cn/51801.html
深中笔记

作者: 深中笔记

  • 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