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心情日记

的繁体字,[中篇故事] 夺命操盘手

的繁体字,[中篇故事] 夺命操盘手  1.特别征婚    这天,临海市出了件天大的新闻,本市赫赫有名的钻石王老五—亿万富翁龙啸天在晚报以头版头条的形式刊登了一则…

的繁体字,[中篇故事] 夺命操盘手

  1.特别征婚
  
  这天,临海市出了件天大的新闻,本市赫赫有名的钻石王老五—亿万富翁龙啸天在晚报以头版头条的形式刊登了一则征婚启事。征婚启事上,龙啸天要求女方必须大学以上学历,长相清纯甜美,除了他理想的人选外,入选前十名者均将获得一笔丰厚的奖金。这则消息一出,顿时,如一枚炸弹投入了平静的水面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各种说法众说纷纭。
  
  龙啸天何许人也?为何这般大张旗鼓?龙啸天原是一乡野汉子,十几年前到城里来闯荡,从白手起家到创建一家房地产公司。这些年,房地产业逐渐不景气,龙啸天又激流勇退,投身股市,很快被人誉为股市大亨。对于龙啸天,谁都仰慕,现在他公然在媒体上登征婚启事,一时间,大街小巷传得沸沸扬扬,美女们更是趋之若鹜,报名者排起了长队,都想一夜之间成为贵妇人。
  
  海选那天,龙啸天请到了市里有名的化妆师及名模当评审团,海选一百名美女,在外貌、才艺与口才的PK下,再进行第二轮一百进五十,五十进三十,到最后只剩下前十名了。
  
  此刻,龙啸天正懒在躺椅上,午后的阳光照进落地长窗,照在他的身上。他手里拿着评审团拿给他的进入前十名佳丽的照片,细细地欣赏着,最后,他的目光落在五号佳丽身上。
  
  五号佳丽名叫兰玫,用国色天香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。决赛那天,龙啸天亲临现场,对于兰玫的表现更是欣喜异常。比赛虽然没有结束,但龙啸天的心底里的理想人选早已是她无疑了!
  
  最后,兰玫不负众望地脱颖而出。当龙啸天与兰玫拥抱在一起时,现场记者对着这对男女不停地按动快门。第二天,这条消息就传遍了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!
  
  对于兰玫与龙啸天的速配,媒体上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说兰玫爱财;有的说现在这个世道,有钱就是能使鬼推磨……
  
  很快,龙啸天与兰玫的婚礼就要如期举行了。正当龙啸天掰着指头数佳期时,突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:“喂,请问你是龙啸天吗?吕伯年快不行了,请您赶快到市中心医院,他有重要事情要交待!”
  
  听了这句话,龙啸天腾地从懒椅上跳起来,穿上外套,开车就往市中心医院赶去。吕伯年是谁?为何让龙啸天如此惊慌失措?
  
  吕伯年是龙啸天在股市的操盘手。两人在一次车祸中相识,那时龙啸天正有意退出房产界,正好在路上遇到出了车祸的吕伯年,肇事车逃之夭夭,是龙啸天将他送到医院才将命捡了回来,从此成了莫逆之交。吕伯年为了报答龙啸天的救命之恩,从此卖命地为龙啸天操盘。
  
  这些年,吕伯年几乎成了龙啸天的摇钱树,现在吕伯年的生命出现了安危,怎不叫龙啸天急在心里?当他走进病房时,躺在病床上的吕伯年似乎眼睛一亮。龙啸天疾步走了上去,紧紧地握着吕伯年的手说:“伯年兄,你,你怎么啦?”
  
  吕伯年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说:“龙兄弟,我,我怕是不行了,这操盘的事我以后就无能为力了!”说着,他拉过一旁的一个年轻人说,“我这次叫你来,只是想提前交代我的后事!这位是我的得意门生,他叫吴子敬,你以后要相信他,他虽然是我的徒弟,但操盘水平绝不在我之下,我希望你们今后能有个良好的合作,我在九泉之下死也瞑目了。”
  
  龙啸天瞥了一眼身旁的小伙,只见他浓眉大眼,虽然没有说话,但眼神中分明显露出一丝常人难以比拟的锐气。当吕伯年将龙啸天的手放在吴子敬的手上时,吴子敬有力地握了一下他的手,那种力量分明是证明他是个有能力,值得放心的人!可龙啸天此刻根本无暇顾及,他对医生说:“用最好的药,尽量让吕伯年恢复健康!”
  
  尽管龙啸天不惜一切资本,吕伯年终因心脏病过重,回天无力。龙啸天打算将吕伯年转院到上海,可去上海治疗没几天,吕伯年的得意门生吴子敬就拖着哭腔打来电话,说吕伯年咽下了最后一口气!
  
  听说吕伯年撒手人寰,龙啸天闭上了眼睛,这么多年来,他驰骋于房地产界,纵横股市,从来没有如此悲切感,失去了吕伯年,龙啸天的天都塌下来了,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。同时他的心头升起一个疑问:吕伯年的身体一向很棒,从未有心脏病史,怎么说去就去了?难道……可当他再见吕伯年时,面对他的已是吴子敬从上海捧回来的冰冷骨灰盒了。
  
  2.老奸巨滑
  
  因为吕伯年的死,龙啸天暂时取消了与兰玫的婚礼。吕伯年的葬礼在龙啸天的主持下举办得相当隆重,他一是感谢吕伯年这些年来对他所作出的贡献,二是对吕伯年表示深深的怀念。当他还沉浸在悲痛之中时,有双手在他的肩头拍了拍,轻声说:“龙老板,请您节哀,师父生前已有过交代,我希望能接过师父的旗,尽量把那部分资金操作好!”
  
  龙啸天微微摆了摆手,示意他自己没有心情谈论股市上的事,吴子敬也就只好退到一旁。安葬完师父,吴子敬好几天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无法自拔,毕竟是吕伯年领着他进了股市,让他在股海里游刃有余。
  
  吴子敬正想着心事,门外响起了一阵汽车喇叭声,他探头一看,原来是龙啸天已将车停在门外了,他在车里招手示意吴子敬过去,说要找家茶楼与他当面商榷股票上的事。吴子敬没有多想就上了车。车子在街道上慢慢地行走着,路两边的法国梧桐不时地往后退。突然,龙啸天将车在一处住宅楼前停了下来,他说忽然想起一个老朋友,好些日子没有见过面了,现在经过这儿,刚刚想起他们昨天还通过电话,于是想顺便让吴子敬陪同去看望一下。
  
  吴子敬随着龙啸天见到了他的那位朋友,只见那人留着一头长发,身材高大,很有一股艺术家的气息。龙啸天说这位就是本市赫赫有名的魔术师屠俑,刚刚从国外演出归来。
  
  对于屠俑这个名字,吴子敬如雷贯耳,现在亲眼所见,让他更加佩服了。屠俑将两位迎进客厅,亲自给两人各泡了一杯茶。吴子敬喝了一口,感觉香味特浓。他边品着茶,边听着龙啸天与屠俑两人寒暄。
  
  没多久,吴子敬感到头脑昏昏沉沉的,上下眼皮不住地往一块粘,他使劲地睁着,却怎么也撑不住,接着,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屠俑看着躺在沙发里的吴子敬,对着龙啸天微微点了点头,伸出两手在吴子敬的面前不停地舞动,接着,他对龙啸天说:“好了,现在你可以随便提问了!”
  
  龙啸天凑到吴子敬的面前,轻轻地说:“小吴,你说实话,吕伯年怎么会突然得了心脏病?”
  
  吴子敬机械地说: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不久前,他老是说心脏不舒服!”
  
  “你胡说,吕伯年身体一向很好,一定是你从中做了手脚!”
  
  “他是我的恩师,我为什么要陷害他啊?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害他,是他自己得心脏病死去的!我真的没有害他,你们可不要诬陷我啊!”
  
  龙啸天满意地朝屠俑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 共4页: 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「深中读书笔记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thebeet.cn/51799.html
深中笔记

作者: 深中笔记

  • 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