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校园笑话

qq昵称男生,[新传说] 我不是药仙

qq昵称男生,[新传说] 我不是药仙  曹仁新出身医药世家,他平时钻研业务,医术精湛深得医院领导的信任。有些医院里不愿意接收的重症患者,曹仁新都努力救治。只是有…

qq昵称男生,[新传说] 我不是药仙

  曹仁新出身医药世家,他平时钻研业务,医术精湛深得医院领导的信任。有些医院里不愿意接收的重症患者,曹仁新都努力救治。只是有时候,碰上不理解医生的患者及家属,在看到病情没有什么好转的时候,就开始医闹,更有甚者直接骂大夫是谋财害命的骗子,这让曹仁新很寒心。
  
  这天,医院里收治了一名肺纵隔恶性肿瘤患者。因为患者年岁很大,病情又重,很多医院都拒绝收治,可曹仁新不忍心看到病人被疾病折磨,还是收治了这位病人。这天晚上,曹仁新回到家中已经很晚了,匆忙地往嘴里扒拉几口饭,便坐在电脑旁查看患者肺部CT影像资料。曹仁新想寻找一种既有效又稳妥的治疗方案,从而延长患者生命。也许是白天工作太累了,曹仁新看了一会电脑便眼皮挑不开了,他衣服也没脱就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  
  不知过了多久,曹仁新被一阵敲击键盘的声音吵醒。他迷迷糊糊地睁眼一瞧,竟然看见一个小孩子正坐在电脑旁熟练地敲击着键盘。曹仁新急忙问:“这小孩,你是谁?你怎么进到我家的!”小孩一听,竟也不慌张,慢吞吞地转过身来说道:“我是你家的药仙,是来帮你的。”
  
  曹仁新这才看清眼前这个“药仙”:身高约莫一米二,跟个幼儿园小孩子差不多,胖墩墩地样子很像年画上抱鱼娃娃,只是这个娃娃脸上还长着长长的白眉白须,着实让人感到惊奇。“药仙?什么药仙?你从哪来的?为什么要帮我?”
  
  虽然这位药仙长相并不狰狞,但是,曹仁新还是有些害怕。药仙也不答话,眼睛依然盯着电脑屏幕,只是伸手指了指柜子最高处的一个旧木匣子说:“自己看你家的《宗族纪事》。”一提到《宗族纪事》,曹仁新这才恍惚想起了一些事来:
  
  几百年前,曹仁新的祖辈以行医采药为生。一日,平时鱼肉百姓的县官得了怪病,说要寻一根千年人参才能医治。在官府的威逼之下,曹仁新的祖辈和几名采药人一起上山寻找千年人参。几日下来,众人毫无收获,大家都怕回去被狗官关入大牢。为了寻找到千年人参,曹仁新的祖辈不避豺狼虎豹,独自一人闯入森林深处,终于觅得一千年人参。正当曹仁新的祖辈用红绳拴住人参之际,人参竟然说话了:“你若放我一命,我保你家永世安宁,世代皆为名医!”曹仁新的祖辈被吓了一跳,但是为了不被狗官迫害,曹仁新的祖辈还是壮着胆子要挖人参。没想到人参又说话了:“为了一个狗官,值得吗?”曹仁新的祖辈心中一颤,最后狠了狠心放下了铲子,下山去了。下山之后,众人才知狗官已死,曹仁新的祖辈便把这次的离奇遭遇写在了《宗族纪事》里,并画影图形,焚香设案,敬奉药仙。果然,曹氏家族代代名医。曹仁新相信科学,到了他这一代早把什么药仙的事丢到脑后去了。
  
  如今,药仙就在眼前摆弄着电脑,曹仁新宁愿相信这是荒唐的梦境,于是他狠掐了一下大腿。这,不是梦!
  
  “几百年前传说中的药仙,现在已经熟练掌握电脑技术了!这也太扯了吧?你说你来帮我,你怎么帮?”曹仁新发问道。
  
  “药仙也是要修炼的,熟练掌握电脑技能也是修炼的一部分,与时俱进嘛!”药仙说完,指了指电脑接着说道,“把肺部肿瘤P掉就行了!”
  
  “什么?用P图的方式把肿瘤P掉?这也太自欺欺人了吧。”曹仁新觉得药仙完全是出来搞笑的。
  
  “信不信随你,反正我把活干完了。”说完,药仙化作一束金光回到了柜子上的旧木匣子里去了。
  
  第二天,曹仁新急急火火地赶到医院去看那位肺部肿瘤的患者。奇迹真的出现了,CT检查显示肿瘤竟然消失了!这让曹仁新不得不相信药仙的存在。此后,每当遇到重症患者,药仙便出现在电脑旁,哪里有病,“P”哪里,“P”到病除。曹仁新的名气也越来越大,简直就是华佗再世,扁鹊重生。
  
  这天,曹仁新收治了一个叫媛媛的小女孩,媛媛患有重疾,因为家中父母相信村里的神婆,耽误了治疗最佳时期,眼看着媛媛命在旦夕。晚上,曹仁新和药仙又一起坐在电脑旁,准备P掉病源。就在这时,门铃响了,叫门的人说是物业查看水暖的。曹仁新让药仙躲进屋里,便去开门。谁知门外竟然有两个人,一个穿白衣,另一个穿黑衣,见门开了便闯了进来,迅速控制住曹仁新。随后白衣人一把从屋子里揪出了药仙。药仙一见黑衣人和白衣人顿时吓得面如土色。
  
  “你们是黑白无常!”药仙颤颤巍巍地说道。
  
  “算你有见识!不错,我们哥俩就是来抓你的。你涉嫌侵入地府生死簿管理系统,非法修改生死簿。阎王很生气,特地让我们哥俩请你去‘喝茶’。”白无常说完便用铁链锁住药仙,就要把药仙带走。
  
  “等等,我们就是P个图,至于犯这么大罪吗?”曹仁新壮着胆子问道。
  
  “别说了,P图只是个幌子,我是不想让你知道我擅自修改生死簿的事,怕你知道了也连累了你。”药仙无奈地说道。
  
  “算你知趣,赶紧走吧,阎王爷等著审你呢!”黑无常拽着药仙衣领就要走。
  
  曹仁新本想拦住黑白无常,却被药仙制止,药仙笑着对曹仁新说:“记着,医者仁心!”说完药仙便被黑白无常带走了。
  
  第二天,曹仁新满脸疲惫的上班。刚到医院,值班护士就急急忙忙告诉曹仁新,媛媛病情加重,危在旦夕。曹仁新顾不得疲惫,急匆匆进了手术室。就在手术室的门口,曹仁新又看到了等候已久的黑白无常。
  
  “曹神医,生死簿系统已经修复了,今儿我们哥俩是来带媛媛走的。阎王让你三更死,谁敢留你到五更?我看你也别费劲了,勾魂捉鬼是我们地府的营生,你们医生不也是要一手交钱,一手治病吗?说到底,治病救人也是生意。我们干我们的营生,你做你的生意,病人死了怨自己命短,曹医生你又何必跟我们地府的人作对呢?再说了,你又不是什么药仙。”白无常说完,哈哈大笑,黑无常则玩着哭丧棒在一旁起哄。
  
  曹仁新看着黑白无常,恨恨地说道:“那就试试看!”十几个小时过去了,手术室外面媛媛的家属不断咒骂着医生无能,黑白无常等得哈欠连天,可媛媛生命体征却越来越稳定,终于媛媛得救了。
  
  曹仁新看着沮丧离开的黑白无常,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自言自语道:“我不是药仙,可我是医生,医生就是跟阎王爷抢生意的!”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「深中读书笔记」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thebeet.cn/51598.html
深中笔记

作者: 深中笔记

  • 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